Select your language | 繁體中文 | 簡体中文 | English


立命之學

我童年就失去了父親。 母親認為:學習醫術可以養生活己,也能濟世活人,而且學成後一技在手,也可完成父親的心願。 因此我聽從了母親的意思,放棄了考試作官的念頭,而改學醫術。

有一天,在慈雲寺遇到了一位道貌岸然,酷若神仙的老人,他告訴我說:「你有作官的命,明年就是秀才,為什?不讀書呢?」 我只好告訴他原因,並請教老人姓名與府居。 老人說:「姓孔,雲南人。得有“邵子皇極經世”正傳,命該傳你。」 於是我就接孔老人回到家媦住,並將情形告訴了母親。 母親要我好好的招待他老人家,並屢次試驗老人的命學理數,竟然無論巨細都非常靈驗準確,因此我就相信孔老人的話,開始讀書,准備考秀才。

孔老人便為我起數算命說:「縣考童生必得第十四名,府考得第七十二名,提學考試得第九名。 到了次年,三處考試真的都考取了,而錄取的名次也確實都符合老人的預言。因此我就再讓其為我蔔占終身之吉凶禍福。 孔老人算定的結果,說我某年會考上了第幾名,某年補上廩生缺,某年當貢,而後某年入選為四川知縣,在任三年半即離職歸鄉,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,壽終正寢而無子。

從此以後,凡碰到了考試,名次的先後都不出孔老人的預言所料。 孔老人還算定,我命中注定須領用九十一石五鬥的廩生米,才能升為貢生,但當我領到七十鬥之時,上司即為我呈文補貢,因此我就懷疑孔老預言的準確性,沒想到結果還是駁回補貢的呈文。直到丁卯年,上司發現考場塈琤X題的預備卷,作得很好,不忍埋沒人才,就吩咐縣官替我呈文,正式升補貢職,計算所領之廩生米糧,又確實是九十一石五鬥。

從此我更相信:「升官發財、遲速有時,富貴在天、生死有命。」的命運理數!對人生從此心灰意冷,淡然無求了。 後來入燕京服務一年,終日靜坐,也懶於讀書求進。 回南京後,有一天到棲霞山,拜訪雲谷禪師,二人對座一室,有三日之久不曾睡覺。雲穀就問我說: 「凡人所以不能成聖成賢,都因為被雜念及欲望所纏,你靜坐三天,不起雜念,不胡思亂想,必有原因」 我說:「被孔老人算定了,榮辱生死,皆有定數,妄想也沒有用!」 雲穀說:「人若不能達到無心、明心之境,難免會被陰陽氣運所控制,若被陰陽氣運所控制,當然就有定數,但也只有凡夫俗子才有定數,極善之人命運約束不了他,極惡之人命運也約束不了他。

二十年來,你被命運所控制,動彈不得,真是凡夫俗子一個,我還以為你是聖賢豪傑呢!」說完雲穀哈哈大笑! 我問他說:「一個人的命運,能改變得了嗎?」 雲穀說:「命由己作,相由心生,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。佛教經典媕Y也說過,求富貴得富貴,求男女得男女,求長壽得長壽,都不是亂講的。說謊是釋迦的大戒,聖賢豈會騙人?」 我說:「孟子提過,求起來能夠得到,必需自己作得到的事;道德仁義能夠力行自求,功名富貴須待他人賞賜,如何求得到?」 雲穀說:「孟子的話並沒有錯,是你未能深入去瞭解。

六祖慧能禪師曾經說過:“一切福田,不離方寸,從心而覓,感無不通。”人只要從內心自求,力行仁義道德,自然就能夠贏得他人的敬重,而引來身外的功名富貴。為人若不知反躬內省,從心而求,而只好高騖遠,祈求身外的名利,則就算用盡心機,也是雙頭皆空。」 雲穀又問:「孔老人到底算你一身命運如何?」 我從實詳述了過往的經歷。 雲穀說:「你認為自己應該得功名?應該有兒子嗎?」 我想了很久才說:「官場中的都有福相,而我相貌輕薄,又未能積德以造福,加以不耐煩重,度量狹窄,縱情任性,輕言妄談,自尊自大......這些都是無福之相,怎?當得了官!」 俗語說“地穢多生物,水清常無魚。”我好潔成癖,形同孤寡相,是無子一因。

脾氣暴躁,缺乏養育萬物之和氣,是無子二因。仁愛是化育之本,刻薄是不育之因,我一向潔身自好,不能捨己為人,同情別人,是無子的三因。其他還有多話耗氣,好酒損精,好徹夜長坐不知養護元氣等......,都是無子之因。」 雲穀說:「照你這樣講,世間不應得到的事還多得很呢,豈僅功名與子嗣之事。世界上的人,是享千、百金財富,或者應該餓死,是取決於各人心性所造成,天只不過“因材施教,因勢利導”而已,並未加絲毫力量,就像人體的輕重,是決定在本身份量,而非磅稱厚此薄彼,是一樣的道理。

傳宗接代的事也一樣,但憑各人積德之厚薄。有百世功德之人,必有百世子孫可傳,十世功德者,必有十世子孫以護,那些絕嗣者,必是毫無功德之人。 只要能瞭解自我的因素,是造就人生吉凶禍福的關鍵,則將不發科甲與沒有兒子的原因,儘量改掉,化吝嗇成施捨、偏激為和平、虛?成虔誠、浮躁改成沈著、驕傲改成謙虛、懶散改為勤奮、殘忍化為仁慈、刻薄改為寬容,儘量積德,儘量自愛,珍惜自己,別糟蹋自己,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,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,這樣必能去除身上的病根,重新獲得仁義道德的新身體。

血肉物質之身,假若必受生滅氣運的影響,則重生的道德精神之體,必能感動天地而獲福。古有名言:“天作孽猶可違,自作孽不可活。”詩經也提過:人若能了悟立命之道,順天之理,自然就能求得厚福。 孔老人算你當不了大官沒有兒子,是天作之孽還可避免,只要你擴充德行,廣積陰德,多作善事,則自己所造的福,那有不應驗的道理?易經一書,專談趨吉避凶的道理,若說命運不能改變,則吉又如何取?凶又如何避?易經坤卦有言:“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。”福及子孫,你相信嗎?」 從此我猛然頓悟,深信此言,即刻拜領受教,而將往日之過失,在佛前盡情表白懺悔,先求登科,誓作三千善事,以報答天地祖宗養育之恩德。 雲谷禪師並指點我,每日所行的善事,記在功過簿上,如有過失,則須功過相抵。並教我持念「准提咒」,以期有所應驗。

他又說:「符籙家說過:“不會畫符鬼神笑。”畫符跟念咒有異曲同工之妙,畫符時,必須心不動意念,靜下心一塵不染,在此心如止水,如青空之刻,開筆一點叫混沌開基,由此一氣呵成,一揮而就,心無雜念則此符必靈。為人處世,祈禱天地,改造命運的道理也一樣,須時刻處在此無思無慮的狀態中,則人心即天心,必能感動天地而得福。 孟子立命之學也說過:“夭壽不二,修身以俟之,所以立命也。” 一般人都認為夭與壽,是二種截然不同的遭遇,孟子為何說是一樣呢? 試想,人若能心處於不動欲念之境,隨遇而安,善盡生之職責,命必然過得踏實,那媮晹勛ㄓ堇P壽之分別呢?進一步而言豐歉、貧富、窮通、貴賤......也都只是在心存欲念之後才有分別,正因為世人心存妄念,不敢面對現實,不能以靜心處理順境,以善心安於逆境,因此生死就變成嚴重的二面,一切吉凶禍福、毀譽是非、窮通貴賤,也就困擾著世人,而弄得心神不靈,永無寧日。

人若能修身養性,去惡向善,安于順逆現實,時刻處於不動絲毫非非之念的「明心似鏡、似光、似無」的境界,則離「返本還原,歸根複命,」的境界已不為遠,這樣一切罪惡過失自然也就無蹤無影,命運自然歸於稱心如意,全吉無凶之境,這才是真正利人利己,有價值的行為。 還未達到此「無心」之境的人,只要時時刻刻持念「准提咒」,念到滾瓜瀾熟,有持如無持,無持似有持,連持咒之念頭自己都沒有感覺,類似畫符之時,空靈難言之境則道必可得,心靈而福至矣。 從此我就把外號「學海」改為「了凡」,以紀念了悟立命之道理,而不落凡夫俗子之窠臼。

至此以後,終日小心行事,便覺心安理得與前不同。往前放蕩憂鬱六神無主的狀態,到此變成了戰戰兢兢,小心謹慎的景象,既使處於暗室之中,也都以不獲罪于天而時加警惕。碰到了有人罵我毀我,也都能淡然處之,不與計較。 到了第二年參加考試,孔老人算定得第三名,卻考取了第一名,孔老人的預言開始失靈了。到了秋期舉人考試,也出乎孔老人的意料之外,而考中了。 然而冷靜檢討,還是感覺修養很勉強,譬如行善而不徹底,救人而心存疑慮,或身行善而口不擇言,或平時操持守節,而醉後放蕩不拘,將功抵過形同虛度,因此己巳年發願,到了己卯年,歷時十多年,才行畢三千善事,隔年回到故鄉,即到佛堂還願。

並再發求子之願,許下再行三千善事,以贖此生之過。至辛已年(僅經過一年),就生了一個男孩。 我每行一善,就筆記于書,內人因為不識字,每行一善就在日曆上劃上一圓圈,譬如施捨物品救濟窮人,助人急難、放生等,有時一天奡N作了十幾件善事,這樣繼續行善積德,只有二年的時間,三千善事就圓滿達成,即刻再到佛堂還願,並再求中進士之願,並許下再行一萬件善事之願。 經過了三年,我就考中了進士,當了寶抵知縣,從此就備置筆記本於案上,名曰「治心篇」,交待門人,凡所行善事,務必登錄,晚上則設香案於庭院,禱告天地。

內人見所行善事不多,經常耽心的說:「以前在家鄉,互助行善,三千之數很快就完成,現居衙門中無善可行,何日才能達成一萬善事之願,完成功果呢?」 有一天夜堙A就夢見了神靈前來指點說:「只要下令減收百姓糧租,一事即可抵萬,功果可完。」 原來寶抵縣的田租甚高,每畝須繳二分三厘七毫的租稅,我即刻計劃減低至一分四厘六毫。然而心媮`是懷疑,是否可算是以一抵萬的善行。 剛好有位禪師自五臺山來,我就將夢堛漕あV他請教。他說:「只要真誠為善,切實力行,就是一善也可抵萬,何況全縣減租,萬民受福,當然一善足可抵萬。」 於是我就捐獻薪金,拜託禪師回山時,代辦請一萬僧人吃飯之事,以表誠心還願回向。

孔老人曾算我五十三歲必死,我並未為了此事祈禱,或發願添壽之事,而那一年也平安無事的渡過,至今我已六十九歲了。 書經上說:「天難諶、命靡常。」又說:「惟命不于常。」是很有道理的。所謂天命之說,其實是不可信的,也非一成不變的,命運更不可能不變。 從此我深知:“凡是說人生禍福惟天定者,必是凡夫俗子。若說禍福憑心定,賢達能安命者,必是聖賢豪傑。” 總之,人的命運雖然不可知,但只要運逢顯達時,也以落魄的心境處世。

逢到順利的境遇,也當作拂逆一樣的謹慎;碰到富足的時候,也像貧窮一樣的節儉;就是得到別人的擁護愛戴,也不可趾高氣揚;如果家世望眾,也不可自鳴得意;學問高深,也應禮賢下士,不恥下問。如此行持,克己複禮,則德可進,道必可得。 時時維護祖宗之高德重望,日日彌補父母之罪愆過失。上思國家社會栽培之恩,下謀家庭子女之福祉。待人常抱救急之心,待己務必嚴格規律。務必日日反省,時時改過,若一日安於現狀,自認自己沒有過失缺點,自以為自己是十全十美之人,則不進就是退。

天下聰明人所在皆是,所以會有道德不修,事業不發達者,都是為了因循苟且,貪圖安逸而耽誤了一生。 雲谷禪師所說的立命之論,確實是至理名言,為人應該經常頌讀,並勤力恭行,才不會枉度一生,荒廢時日。